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9-17 19:50:01

                                                  “当时我也脸红心跳了好几天,但一想到发行费提成是影视行业的‘行规’,就觉得也是天经地义。”就这样,靠着手中“点笔成金”的审批权力,倪政伟全然将公司当成了私人保险箱,腐化蜕变猛然加速。2013年5月,为了付清购买某公寓的100万元首付,倪政伟故技重施,以电视剧项目制作费名义,套取侵吞公款60万元。

                                                  “无论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我的道德行为指南里,少有坐标参照。”

                                                  “现在回头再看那时职场里狂野的我,正应了那句话: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

                                                  这段危险的“情感游戏”,为他日后的违纪违法行为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事业有成,倪政伟开始追求所谓的“高品质生活”,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心向往新鲜刺激生活的他和妻子的感情日渐冷淡。就在此时,他遇到了谈吐幽默、漂亮单身的“红颜知己”李某,还冒险为李某在杭州多家高级酒店长期包租了豪华房间,过起了金屋藏娇、家外有家的生活。

                                                  2006年,倪政伟被提拔为浙江影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公司先后投资的多部影视剧都很火爆。在洋洋自得和声声恭维中,倪政伟逐渐把集体创造的成绩,归结为个人的能力和本事,思想上起了变化,一步步放松了自我要求。

                                                  2003年,刘宗根(时年72岁)等五名中国劳工以及死亡的一名原劳工的遗属状告日本政府和矿山开发公司——日本冶金工业(东京),因在二战期间被强虏至京都府加悦町大江山镍矿山并被强迫从事高强度劳动等,要求被告道歉,并赔偿损失总计1亿3000万日元。 

                                                  在长达15页的忏悔书中,倪政伟这样分析自己堕落的根源:“由于没有形成正确的权力观,在为谁用权、如何用权上发生严重认知偏差,直接导致私心贪念的萌生,也为我以后的违纪违法埋下了祸根、伏笔……为了儿子和情人,我在自己事业(职业生涯)的末端,急于将手中的权力兑现成利益,结果与反腐败的大势迎头相撞,把自己送上了法庭的被告席。”

                                                  对小问题积极整改。在省委巡视组指出他违规组织利用公款支付宴请的问题后,倪政伟和东海电影集团其他班子成员共同退出了宴请的全部费用。

                                                  【重磅来了!鲍某某律师涉嫌性侵养女案调查结果】今日,最高检、公安部联合督导组通报:①女方并非未成年人,真实年龄已22周岁。见鲍某某时年满18周岁。②两人实际同居,现有证据不能证实鲍某某的行为构成性侵犯罪。③鲍某某明知不符合“收养”条件,自认为韩某某是未成年,仍以“收养”为名与她交往且发生性关系,严重违背社会伦理道德和公序良俗,应当受社会谴责!④基层公安办案不规范,责成整改!⑤违规变更年龄,严肃处理!